墨溯【开学停更】

既往不咎,陌若安生

#眼中花

#借梗写文
#梗源自空间作者:沈君奕
#终章
————————
【眼中花】
  单恋者瞳孔中会开出灰色的破败的花。
  只有死去或杀掉被单恋者,花朵才会凋谢。
  十日时间,每当夜晚来临时会腹痛如绞,难以忍受。
  十日内若没有杀掉被单恋者,单恋者本人便会死。
  为了一个得不到的人失去生命,他还什么都不知道。
  是得不到的爱重要,还是亲手毁了它断了念想再寻良人。
依你。
——————————————
【第七天】
门开了。
门外站着的人果然是王黯。
王黯看到本田葵手中的纸皮球,表情变得僵硬了。
他急忙走进来抓住本田葵的手腕,将他拉出这间屋子。
本田葵没有询问也没有反抗,只是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今天的阳光,真是刺眼啊。
本田葵突然停下,对着背对着他的王黯说:“小生。。。喜欢你”
啊,阳光好像更刺眼了,他在说什么?本田葵疑惑的想,小生没有听见哦。周围的世界在阳光的照耀下变得煞白而冷硬了,眼睛好痛,头也好痛,好像散架了一样。
于是,暗红的双眸缓缓合上了。细瘦的身体仿佛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好累。。好想休息一下】
王黯几乎是一瞬间救作出了反应,赶在本田葵倒地前扶住他。他将本田葵轻轻的搂在怀里,晕过去的人儿还是不安的紧皱眉头。
王黯叹了口气,自己终究还是心软,但依旧不会原谅。
【第八天】
悠悠转醒的本田葵伸出手臂,想遮挡住撒下的阳光。
却看见自己已经有些透明的手臂,苦笑一声。
“小生是非消失不可了吗”
这时王黯推门进来了,手里端着一碗汤药,不过本田葵很嫌弃。
废话,你来试试喝掉这个冒着黑气的药试试。
王黯剑眉一挑,出声训斥:“都成什么样了还不好好治治?”
本田葵烦躁的吼回去:“小生早说过了!小生已经。。”
王黯放下药,蹲在本田葵面前,直视他的双眼:“小兔崽子你说,还有什么办法?如果我做得到。。。”
没等到王黯说完,本田葵就出声了
“除非您死。”
又是一阵沉默。
终究还是本田葵先打破了死寂。
“小生只有杀了您才能活着,但是小生喜欢您啊。所以,小生终究是要逝去的。”
本田葵正说着,突然感觉唇上附上了一个软软的东西,抬眸便是王黯就在咫尺的脸。
本田葵惊愕的微张双唇,王黯就顺着这个空档趁虚而入,开始毫不留情的攻城略地。一吻结束,王黯温柔的拭去本田葵眼角的生理泪水,开口说
“不要乱想了,小兔崽子。”
本田葵突然笑开了 很开心也很满足的样子。
他说:“我明白了。”
【第九天】
本田葵的身体已经愈发透明了,而且健康也是大大不如从前。
本田葵却缠着王黯带他到樱花树下坐坐。
突然间,起风了。
无数的樱花瓣在风中飞舞着,仿佛一片淡粉的屏障。本田葵伸出手,接住空中的一朵飞花,对着它傻傻的笑了。
已经被灰暗覆盖的眼眸仿佛也染上了光芒。本田葵转头对着王黯说
“时间很晚了,小生需要回去了,兄长大人还在等着小生。”
他笑着,双手扶着村正才勉强站立,对着王黯鞠了一躬,渐渐的消融在樱花海之中。
王黯突然站起来,四周的一切都归于平静。这几日仿佛一场梦境,真实却永远无法成为现实。
他回家了啊。
王黯笑笑,随手拾起一瓣樱花,放在贴身的衣袋里
【第十天·永远的离别】
王黯醒来后,就被一种强烈的意识暗示着他去后院。勉强整理好床铺,他去了后院。
本田葵就直直的站在樱花树下,怀中抱着纸皮球。
王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他飞快的跑过去紧紧的将本田葵禁锢在怀里。
本田葵没有挣扎,他只是轻轻的笑着。开口,声音缥缈虚幻
“黯君,小生见了兄长大人,但是兄长大人又将小生送回来了 。”
“小生怕是要去了,兄长大人帮小生换上了最美的和服。”
“兄长大人告诉小生,他那儿不是小生的家。”
本田葵笑着后退一步
“真正的家,有着小生喜欢的摆设,也有一个小生喜欢的人。”
本田葵的身体变得透明了
“黯君,小生去后,会有新人代替小生。”
“黯君,您还是再记恨小生吧?不要再恨了,小生这就去了啊。。。”
突然间,樱花飘散。将本田葵包围。
本田葵惊喜的看了这樱花,向着王黯最后微笑了。最终与晨曦和樱花一同消失。
王黯的双眸蓦然收紧,他落魄的看着突然枯萎的樱花树。
他听见了,葵最后留给他的话
“小生。。。会一直爱着您的。”
之后的很多年,王黯都会在这一天提着一壶清酒,对着这枯萎的樱树痛饮。
王黯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苦笑一声。
小兔崽子啊,说你傻你还真傻。你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吗?所以快点回来啊!再像以前一样针锋相对啊!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从前。。。可真是个好词。
王黯大笑,将壶中的酒液一饮而尽。
长叹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仍是无处话凄凉
王黯与本田葵纠缠不清数百年,终是落得阴阳两隔。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end】

【伊万】与伊万先生的日常生活

与伊万先生的日常生活
1.早安吻
高大的俄罗斯男人却被赖床的你弄得毫无办法,无奈的看着你伸出的爪子说到
“呐,你都睡了多少个五分钟了啊~”
说着,紫罗兰色的眸子狡黠的转了转
把赖床的你拉起来,吻了一下你的唇。
满意的看着你通红的脸,用可爱的声音说
“已经醒了嘛!万尼亚去做饭了哦,不乖乖听话的孩子是要被惩罚的呐!”
2.被你训斥之后的撒娇
你愤怒的看着东倒西歪的伏特加和乖乖坐在你面前认错态度诚恳的伊万,索性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感觉到他小心翼翼的往这蹭,心里有些好笑。他却突然从背后来了一个拥抱,高大的身体几乎将你全部抱住。他却像一个受委屈的孩子,将头放在你肩上蹭啊蹭。奶白色的头发蹭的你有些想笑,原来身上像雪一样清凉的气息混着伏特加的味道包裹着你。他可怜巴巴的开口“万尼亚知错了。。。不要不理万尼亚啊。。。”
哦,这么可爱的声音是要犯规的!你愤愤的想。但还是乖乖的回抱住他安慰安慰。
唉!这样可起不到教育的作用啊。
3.一起来逛街吧!
今天是难得的假期,你不想待在家里了,所以拉着伊万先生出门逛街。
他拖着大包小包紧紧的跟在你身后,苦恼的开口:“亲爱的,如果再的话买万尼亚就提不动啦QAQ”
你转过身看着有些狼狈的他,嘴角勾起调皮的笑,一边故意说:“呜哇这一个也好漂亮啊~”一边偷偷观察俄罗斯人的反应。
嗯嗯,你满意的从他脸上找到了委屈的神色,以凶悍程度称著的俄罗斯人在你面前却顺从得像食草动物。嗯,很成功。
但是你还是不忍心再欺负他了,于是快速寻了一处长椅坐下休息。他把购物袋放在脚边,瘫在椅子上哼哼唧唧的说累,你忍俊不禁的揉揉他的头发,抓过他的手掌轻轻的按摩。白皙的掌心上有一道刺眼的红痕,看上去是被袋子勒的。
你心疼的皱眉,责怪自己不该耍小脾气,迎面对上纯净的紫罗兰眸子,他眨眨眼对你说:“万尼亚辛苦了这么久是不是要有点奖励啊?”说着就在你唇上偷了个腥,你涨红了脸轻轻的推了他一下,然后对他说:“乖啦,回家给你做宋罗汤?”
嗯嗯,你果然收到了类似“万尼亚的宝贝果然最厉害了呢”之类的夸奖。
当然了,我的伊万先生。我可是深爱着你的啊!你是这样想着,开心的笑了
4.圣诞节
可爱的俄罗斯人终于黑化了一次
“俄罗斯是不过圣诞节的呢~”
5.在你做饭时从身后轻轻的拥抱
你不会让伊万下厨。
他什么都好就是做饭时有恐怖。
例如会擅自把配汤换成伏特加把主菜改成下酒菜什么的。
所以做饭的重任往往落到了你身上,除非你想偷懒赖床(结果详见日常一)但万幸的是他不会对早餐做什么。
你一边挥舞着锅铲一边将锅里炒的菜干净利索的盛出来,扭头对着门外喊:“伊万过来端菜啦!”然后就开始麻利的刷锅,开始做下一道菜肴。可是俄罗斯男友迟迟不来,你不禁有些疑惑,刚想再喊一声却意外的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你脸微红,轻轻拍拍他紧紧环着你的腰的手说:“万尼亚别闹,我做饭呢。”
结果他却像一个耍赖的小孩子,凭借身高优势在你脖颈处作怪,惹得你不禁轻笑。
看来不给他个交代他是不会罢休了。
你无奈的摇摇头,侧过头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结果他却耍赖的扳过你的头强行交换了一个舌吻。
一吻完毕,他好笑的看着红着脸喘气你,端起一旁的菜走出厨房,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万尼亚饿了哦~如果不快点就把你吃掉哒~”
你加快了做饭的速度,因为你不想因为腰疼而不去上班了。
你说是吧?我亲爱的伊万先生?
6.认真的男人果然最帅了
今天你因为加班回来晚了,结果伊万并没有迎过来。你有些疑惑,瞥见书房里亮着的灯你就明白了。
慢慢的关上门,将厚重的大衣脱下来,轻手轻脚的走到书房门口偷偷的向里看了一眼。
果然,亲爱的伊万先生正在忙着办公。
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紫罗兰色的双眸在电脑屏幕上游移,修长的双手快速敲打着键盘,时不时拿起钢笔写些什么。西服外套随意的挂在椅子上,可能因为领带束得有些紧,他不得不身上解开领带还顺便敞开了衬衣上的几粒扣子。好看的双眉轻轻皱起,可能是因为文案棘手也可能是长期看荧光屏有些不适。
你撇撇嘴,万尼亚他肯定没吃饭呢!
不一会,你端着热粥和一块抹了黄油的吐司轻轻的敲敲门,示意他你要进来了。
果然,他看见你进来之后就松开了紧皱的眉,冲着你笑了笑。
你走过去,将食物放在桌子上,绕道他身后给他轻柔的按摩头部。他放松的靠在你身上,笑着对你说:“万尼亚有一个贤惠的女友呢~”你红着脸娇嗔他口无遮拦,却还是继续按摩。
过了一会,你指指食物对他说:“还没吃饭吧?工作先放一放,趁着粥还热把饭先吃了。”然后他一边大口喝着粥一边夸你。你笑着嫌他贫嘴,起身对他说:“我先去洗漱睡觉了,你忙差不多后也该休息了。”
他笑着对你说晚安,然后继续工作。
你洗漱完就躺在床上睡觉了,半梦半醒之时,你感觉到床陷下去了一点,然后你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伊万搂住你,轻轻的吻了你头发,在你耳边呢喃:“亲爱的晚安。”
嗯嗯,晚安了,我的伊万先生。祝您好梦

#眼中花#(中)

#借梗写文
#梗源自空间作者:沈君奕
#中篇
————————
【眼中花】
  单恋者瞳孔中会开出灰色的破败的花。
  只有死去或杀掉被单恋者,花朵才会凋谢。
  十日时间,每当夜晚来临时会腹痛如绞,难以忍受。
  十日内若没有杀掉被单恋者,单恋者本人便会死。
  为了一个得不到的人失去生命,他还什么都不知道。
  是得不到的爱重要,还是亲手毁了它断了念想再寻良人。
依你。
——————————————————
【第五天】
其实小生知道,小生不会死。
本田葵这样想道
小生只会消失,再由一个新的意识体代替小生。
不,这样一点也不好。
本田葵拉低帽檐尽量使自己显得不起眼,暗红色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人群中的一个人。把手伸进兜里握住短匕,像幽灵一样悄无声息的靠近。
越来越近了。
本田葵快走两步,拔出匕首抵在王黯背后,低声呵斥:“跟小生走。”
王黯早就注意到了行踪不正常的本田葵,但是不知道他是搞的哪一出。于是乖乖的被他带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
本田葵正因为没有被发现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却被王黯抓住手腕摁在墙上,手中的匕首也不知去向。
王黯看着不断挣扎的本田葵,脸色十分不好:“哟小兔崽子,胆子大了?居然敢拿着刀威胁爷。”本田葵怒吼:“要么杀了小生要么让小生杀了你!”
王黯挑眉,这兔崽子不正常。于是一个手刀劈晕。
先带走再说。
【第六天】
本田葵是在半夜被腹部剧烈的疼痛折腾醒的。
他敏锐的察觉到环境的不对,想要站起来却发现手腕被拷在了床腿上。
“小生被抓住了”
腹部传来了熟悉的疼痛,打算了本田葵的思路。
本田葵死死咬住下唇,但是还是有轻微的呻吟从唇间漏出。
突然门开了,王黯走了进来。本田葵虚弱的对王黯说:“快点。。放开小生。。”王黯挑眉:“小兔崽子身体不舒服还有逞强,真是不讨喜的性格。”
本田葵起身还欲反驳,但是被腹痛逼得又瘫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眼前越来越模糊了。
王黯走了过来,缓缓的把本田葵手上的手铐解开。抱起被腹痛折磨的本田葵,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窝处,将本田葵轻柔的放在干净的床铺上,顺势侧身躺在本田葵身边。
“老狐狸。。你已经。。知。。知道小生。。的病了吗。”本田葵强忍着痛,断断续续的对王黯说。
王黯皱起好看的眉,把本田葵一把拉到怀里,手轻轻掩着本田葵的薄唇,在他耳边轻声说:“你可以瞒天过海,但你唯独骗不了我。”抬眸看见本田葵因疼痛而扭曲的脸和蜷缩在一起的姿势,无奈的叹了口气,缓缓的将本田葵的四肢舒展开,伸出温暖干燥的手轻轻按摩着本田葵的腹部。
本田葵被他这举动吓了一跳,本能的想挣扎却没有一点力气了。只得乖乖的窝在王黯的怀中“享受”着王黯的服务,心里却酸涩无比。
“啊啊黯君,这可能是小生着一辈子可以享受的最后的温柔了吧?”
怀着这样的念头,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呢。
【第七天】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本田葵的脸颊时,王黯已经起床了。
本田葵看着已经被换过的衣服很无语 ,但是昨晚被腹痛折腾的太晚,于是把衣服整理一下就去找王黯要吃的。
客厅里很空旷,只有茶几上有一杯冒着热气的面条。
旁边摆着一张纸:
“我什么都知道,一直一直都知道。”
本田葵愣愣的跪坐在地上,脑海里都在重复着“为什么”
与此同时,王黯正站在本田菊家门口,抱着一堆衣物手办漫画生无可恋。
然而本田菊还在不停的搬东西。
王黯突然就后悔了,自己家又不是没有这些,为什么要来找本田菊要啊!
本田菊看出了王黯的不耐烦,微微一笑,将村正挂在王黯肩上。
【视线转移—王黯的家】
本田葵缓缓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四周没怎么变的四合院,突然想起来有一个仓库。伸手拢拢松散的衣服,穿上外套就去了后院。
院子也没变,这里还是有一片竹林,那一角的梅花好像是白色的呢。。。。
仓库就在院子的最后面吧?
果然如此。
嘎吱一声,沉重的木们被推开。里面却出乎意料的洁净。里面陈列着许多刀剑古玩,以及王黯弟妹小时玩过的一些玩具
“弟控妹控”本田葵吐槽。
目光瞥过一方工作台,上面摆着一个圆圆的物品。本田葵绕过那些箱子,走到工作台前,终于看见了那个东西。
是一只皮球。
本田葵愣住了,这分明是他年幼时,王黯送给他的。
这时候仓库的门被打开了

打开了。。。
开了。。。。
开。。。。。
——————想知道是谁打开的们嘛?
好的不用猜你也知道
我就是懒【瘫】
米娜桑晚安

【亲子分】#借梗系列(梗源空间)

#借梗
#略ooc
#非国设
【罗维诺视角】
我叫罗维诺
那个笨蛋叫安东尼奥,他是。。。我的男朋友(脸红)
我们都是男性,是的,同性恋。
我们受到了社会的排挤:人们的歧视,工作上的困难。最拮据的时候,食物都是缺少的。
安东那个混蛋一直很照顾我。我清晰的记得的他爬到苹果树上摘下了唯一的苹果。但是上面有一个虫眼。
那个傻傻的人居然把虫眼啃掉了,把完整的果子给我吃。
“为什么要这样啊,你也很饿了。”
“因为我舍不得吃,所以要留给罗维诺啊~”
我看着那个傻笑的人,鼻尖一酸。
岂可修,对我这么好干嘛,我可不会感激哦!
我傻傻的以为我们可以长久的过下去,谁知道这美梦终于在僵尸病毒爆发的第二天破碎了。
“我们分手吧,各自逃命比较好。”他在信里这样说。
我疯狂的找遍了房子的每一个角落,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只是少了他。
我并没有怪他离开,虽然我真的很伤心很绝望。
安东尼奥,在任何依靠都没有的情况下应该怎么活下去呢。
我不敢出去,外面的世界里充满了令人作呕的生物。
我把自己缩起来,不敢再想象下去。他不会出事的,绝对不会。
手指碰到了什么东西,我拿起来端详。
苹果
他的笑脸仿佛又出现在我的面前
“罗维诺,快点起床啦”
“罗维诺,我买了好多番茄回来”
“我要把最好的都留给罗维诺啊!”
“我最爱的就是罗维诺啦!”
“罗维诺。。。”
啊,明明是幸福的回忆,我为什么要哭?岂可修
喂傻瓜安东,你一定会回来的吧?
算了,我还是亲自去找吧,这个傻瓜肯定不认路又走丢了。
我小心翼翼的躲开几只僵尸,慢慢的向前走。
突然我发现了一只正在啃食一具尸体的僵尸,绝望瞬间充斥着我的大脑。
要死了吗?
但是我看见的却是熟悉的绿色双眸和微卷的棕发。
安东尼奥这个混蛋真的变成僵尸了。。。。
我颤抖着指着他,什么都说不出来。许多情绪充斥着我的内心。
他挠挠头,张嘴对我说,声音嘶哑难听
“抱歉罗维诺,我不想成为你的拖累。。”
我怎么会嫌弃你啊!
“你已经饿了吧?本来给你留了很多的。。”
傻瓜我一个也没吃啊!
他呆呆的将尸体的心脏挖出来,却发现已经腐烂了一点。
他默默的啃掉腐烂的那半,将完好的那一半递给我,与那一天苹果树下的动作无异。
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瓜混蛋
“我还保留了一些理智。。。”他低着头说,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笨蛋你什么都没做错啊!
眼前的他已经被泪水模糊了。
他慌乱的想帮我拭去泪水,却发现了他自己的双手上的皮肤已经腐烂并沾满血污。
我上前拥住他,不争气的红了脸和眼。
“你这个傻瓜,我怎么可能嫌弃你啊岂可修”
“我们回家”我拉住他的衣袖。
他笑了,一如既往的灿烂。
像阳光一样,很耀眼很温暖,让我感到安心。
我把白色的床单撕成布条缠在他腐烂的皮肤上。
现在我们依旧生活在一起。
如果不是他迟钝了的动作已及嘶哑的声音,我还真以为这一切都是个梦。
“罗维诺~开饭了哦!”
啊,不说了,开饭了。
呐番茄混蛋,我们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的吧!
————————end————————

【家暴】关于《午后的阳光》停更通知

初三党没时间码字,段子我可能还会写写。。。
抱歉!
虽然也没有几个人看QAQ

#眼中花#(上篇)

#借梗写文
#梗源自空间作者:沈君奕
#上篇
————————
【眼中花】
  单恋者瞳孔中会开出灰色的破败的花。
  只有死去或杀掉被单恋者,花朵才会凋谢。
  十日时间,每当夜晚来临时会腹痛如绞,难以忍受。
  十日内若没有杀掉被单恋者,单恋者本人便会死。
  为了一个得不到的人失去生命,他还什么都不知道。
  是得不到的爱重要,还是亲手毁了它断了念想再寻良人。
依你。
————————————————
【第一天】
本田葵轻轻抚上自己的眼角
本来血红色的眼里蒙上了一层灰色的尘,尘聚在一起,开成一朵破败的花。
嘴角扬起讽刺的笑。呐黯君,小生喜欢你,
你呐?啊,你肯定不知道吧?是啊,你最讨厌的人就是我了哦~
撕裂般的痛从腹部传来。本田葵苍白着脸瘫倒在地上,勉强的回到床铺上。将自己紧紧抱住。
单相思已经很痛苦了,为什么还要再折磨小生呢?
【因为他恨你啊】
月光洒在那人的脸上,眉头紧紧的纠结在一起。本田葵蜷缩成一团,渐渐的失去了知觉。
【第二天】
什么,只有杀了那个蠢货小生才能活吗?
本田葵看着显示在手机上的字。
“呵,骗子。”不屑的起身,和兄长大人一同去会议。
【王黯视角】
今天那个小兔崽子又来了。
爷看他就不爽,不过怎么蔫蔫的?
哟,还敢直视爷。等等,他脸色怎么这么差
不行,得问问。
【回复正常视角】
本来坐着好好的王黯突然站起来,拉着本田葵就走。
留下两句话“我和他依旧保持中立”和“本田菊这小崽子先借我一用。”在本田葵求助的眼神下,本田菊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就转过头了。
【拐角处】
“老狐狸你抽的什么风!放开小生!”本田葵生气的低吼。
王黯充耳不闻的将本田葵按在墙上,单手挑起本田葵的下巴说
“小兔崽子你也不正常,这眼睛里面放的什么玩意?瞅你的黑眼圈。。啧啧,多好的一张脸啊!”
本田葵眼里闪过一丝惊慌,被王黯捉了个正着。本田葵咬咬牙,推开了王黯就走了。王黯看着本田葵逃跑般的背影,嗤笑一声。
“装什么,你是爷打小看大的,你心里想什么我怎么会不知道。”
【第三天】
本田葵家的门被敲响了。
但是来人让他一脸黑线,进来的方式也十分的不雅。
虽然说是门响了,可是谁知道是大门还是卧室门啊!
“王黯,小生是不是应该感谢您光临寒舍还如此高调啊!”本田葵不爽。
啊呀。。。真是够了!
王黯出声道:“我只是想看看你死了没有。”
本田葵突然想到自己的诡异的病。
本来像日常斗嘴一样的话语被扩大无数倍循环播放。
最后都重复着:“死”这个字。
本田葵的瞳孔猛然缩小,跪在地上失控的大叫:“闭嘴!”
王黯被吓得不轻,看着这个失控的人,居然不自觉的蹲下轻轻搂住本田葵。
本田葵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干燥充满茶香的怀抱里。
沉默许久,他默默说:“杀了我吧。”
还没等王黯消化完这句话,他就已经被本田葵请出家门了。
【小生不需要任何人,小生要一个人走向死亡】
【第四天】
眼里的花,开的更盛了。
灰色的,残破的花。
本田葵已经默认了自己即将离去的事实,他不再跟随本田菊参加国际会议,而是一个人在宅邸里待着。
樱花开了。
本田葵呆呆的望着樱花树,啊,对了,最近樱花开得很好呐!
于是抓起身旁的竹刀,在樱花树下缓缓的舞起来。
一瞬间被花瓣包围着,没有方向,没有光芒,本田葵迷茫的舞着。
脚步渐渐的停下了,握着竹刀的手渐渐收紧,暴起条条青筋。
清秀的脸庞上划过泪水。
【好累,真的好累】
踉跄的走到树下,坐在地上,倚上树干,就这样沉沉的睡着了。
黑暗中有一双有力的手将自己抱起放在了床上。
他要走了。
【不要,不要走】伸手拽住那人的衣角。却无力松开。那个人停顿一下,然后又离开了。
你是谁啊?
【第五天】
本田菊叫住了本田葵。
“葵,你是不是就要离开了。”
本田葵一愣,他不打算对他的兄长说谎:“是的,但是小生好奇,您是怎么知道的?”
“是王黯君告诉在下的啊。”本田菊一脸戚容,“是黯君告诉在下的,关于你眼里的花。”
是他吗?
本田葵握紧拳,对本田菊说:“兄长大人,我要暂时离开几天。”
本田菊轻轻拥住本田葵。
“一定记得回来。”
————————————————
未完待续!
分为上篇和下篇
这个是上篇
真心累

【家暴】午后的阳光‖2

#日常向
#谁知道虐不虐
#突然高产系列
最后丁马克和诺威还是安静的坐在了医院对面的一家咖啡店,完全不顾及Kirsten的劝告以及“领导知道了的话要挨训扣工资”这样的恐吓。
丁马克瞪着诺威,诺威漫不经心的看着饮品,最后决定了:“水。”丁马克愣了一会,突然大笑起来:“天啊诺子,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怕苦!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哇啊干什么打我!”
诺威不服气的皱起眉:“你很吵啊丁蠢。。。”丁马克忍着笑意告诉一脸懵的服务员要两杯橙汁之后开始叙旧
——————————我是果汁来了的分界线——————————
“呐诺子,这么多年没见,你去哪里了?”丁马克咬着吸管模糊不清的问诺威。
“一直在旅游。。啊”诺威拿着果汁的手不经意间缩紧,糊弄过了这个问题。
丁马克却显得很兴奋:“一边生活一边旅游那真是太酷了!呐挚友,你是作家吧?”
诺威点点头,丁马克一脸‘果然是这样’的表情说道:“是吧?你从高中开始就一直喜欢写什么东西。。。。”后面的谈话不知怎么就糊弄过去了,分别时丁马克绝望的对诺威说:“为了陪你我可能要被扣工资了!”诺威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起身:“这是你自愿的。”“还有,我忘记拿钱包了。”然后转身要走,结果被丁马克拉住硬是交换了联系方式。
【我为什么要和他联系啊】诺威是这么想的。
结果一看腕表,已下午了。居然和这个死蠢干耗了接近半天
【但是,很开心】
丁马克回到办公室果然收获了领导的训斥——扣工资
他摊在椅子上对着kirsten吐槽:“至于吗,这可是意味着我又要挨饿了!”
Kirsten笑着说:“哦先生,我想我已经告诉你这个后果了。”之后无视丁马克的耍赖开始专心的整理资料——这个办公室交给这个马虎先生真是太不明智了!
丁马克先生认为,下回再见到挚友一定要让他请客!
———————————我是看向诺子的分割线————————
道别之后,诺威向着一个街角走去,几乎是转身拐弯的一瞬间,镇痛就从胃部发出袭向诺威的大脑并开始作乱,他勉强从口袋中掏出止疼片吞下,就跌坐在地上开始大口喘息。
当胃部的刺痛褪去,诺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扶着墙站起来,看着自己苍白的手心,突然就想起了丁马克。
诺威突然笑了,一开始只是浅浅的笑,到后来却像是哭泣一般的颤抖,最后却真的红了眼眶。擦干泪水之后继续向前走着,突然转身冲着医院的方向说道:“谢谢。”
谢谢,谢谢你找到了我,谢谢我还没有离去,谢谢你还对我笑着。
诺威从贴身的衣袋里抽出一张化验单,上面的两个黑色字体刺痛了诺威的眼
胃癌
诺威将化验单折起来,将被风吹乱的头发整理好,慢条斯理的乘坐上末班车——这一路线的公交总是很早就不再发车了。
诺威看着窗外的景物飞速掠过
【旅游?】
【一边生活一边旅游真是太酷了】
想到那个开朗的男人,诺威的嘴角泛起微笑。
什么旅游,明明就是一场胜负已定的战争。
万幸遇见了你,我决定以自由为筹码去和病魔抗争
‖发现时间轴诡异了
‖我又不懂什么胃癌
‖我到底在写什么啊!

【扩列】那个,我列表缺你

您好,这里墨溯
坐标山东临沂,是二次元
沉迷aph,沉迷北◣欧组,沉迷大太太的美颜无法自拔
最近才开始写文,而且文风清奇【诡异】,喜欢不务正业【懒得更新】,但是我很可爱【buwo】
然后比一个哈特给你们
已经有了一只可爱的cp
日常弧,初三苦逼少女
手癌晚期
是的,对面的那位先生/小姐,我的列表里缺您
企鹅号:2644533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