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既Vitamin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喻黄】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喻黄
#微虐
#就好像你曾在我隔壁的班级
  【喻文州从不相信一见钟情,事实上也是这样的。因为喻文州对黄少天是日久生情。】
     喻文州是A大的新大一的学生。
     大学生活都很丰富多彩特,别是有五花八门的社团供学生加入。虽说喻文州不是爱凑热闹的人,但是看着自己的舍友兴致勃勃的谈论自己的经历时,总有点搭不上话。于是喻文州决定参加一个社团,反正社团招新的活动还没结束。
     在一个没有课的下午,喻文州拿着宣传单叩响了蓝雨部的门。等了好久也不见有人回应,喻文州轻轻推开那扇半掩的门。事实如同喻文州猜想的一样,偌大的活动室里空无一人,只有几台电脑的显示屏泛着微亮的光。“果然是个不怎么出名的社团”喻文州轻声说道“不过也……”结果话音未落就被打断了。
     “喂你谁啊,凭什么说我们蓝雨不出名?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你要知道我们蓝雨可是这个大学唯一一个只以《荣耀》这款游戏为主的社团!荣耀你知道不?就是最近刚出不久的那款网游啊!噢等等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蓝雨活动室内?你不会是别的社团派来的内奸吧,居然妄想窃取我蓝雨珍贵的人员名单……”
      从办公桌后面猛地窜出一个少年冲着喻文州龇牙咧嘴,而且还有把喻文州当成奸细的趋势。“那个……同学,请听我解释一下”喻文州无奈的摆摆手“我只是来报名加入蓝雨的。”
      “而且”,喻文州微笑着“就算有人看了新成员入社名单也改变不了它空空如也的事实。”
       黄少天表示这个笑容好像散发着黑气。
       所以加入团社还是很顺利的,而且喻文州对日常活动内容也很满意。
       大概就是日常打打副本刷刷经验走几波jjc什么的。公会人不多,但是也不算很冷清。大家都是学生,今天你没课明天我有课的,那勉勉强强的几部电脑还真撑起了几次活动。到最后人真的多了,黄少天干脆一挥手:“哥几个跟我去对面网吧走一波!”
  其实喻文州刚加入时并不被人看好。
  有一弹药专家苦兮兮的说,好不容易招来个队员,居然还是个手残?
  黄少天争着为喻文州出头,说我们又不是职业选手,要这么快干嘛?
  那哥们沉痛的回答,他太慢了。
  相比当时气的要和郑轩PK的黄少天,喻文州并没有多大反应。
  “少天别闹了,组织组织下副本。”喻文州盯着电脑,刷卡进入了游戏。
  别的人都应了声,纷纷也进了游戏。这回下的副本有难度,就算黄少天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当一群人跑进下一个场景,系统提示来了:
  【发现隐藏boss】
  “靠!”队里有人大骂一声。这怪来的好巧不巧,偏挑大家心里没底的时候蹦出来。
  黄少天立马傻眼了,看了半天愣是没憋出句话来。大家都想着要不然数一二三一起拔账号卡得了,结果喻文州说了句
  “能打!”
  顺手就开了怪。
  黄少天惨叫一声:“完了完了完了这回妥妥的团灭啊喻文州你害惨我们啦都怪你都怪你我们连打本都吃力你还开了隐藏boss!”
  喻文州没理他,而是迅速安排了下去:“战士顶住拉好仇恨,牧师注意盯好战士血条,弹药专家远程协助,找好时机挣取打出僵直。”
  “而我,负责配合剑客。”
  喻文州声音不大,却令人莫名安心。一行人就这么过了这副本,还上了一次世界频道。
  从此他们对喻文州刮目相看。 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两年,二人已经大三了。
  但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喻文州面对黄少天居然会紧张了。看到黄少天笑他也会笑,看见黄少天难过,天空仿佛也蒙了层云。特别是有别人问起蓝雨,黄少天就特别自豪的把他拉出来,滔滔不绝的讲起喻文州的战术。喻文州特别喜欢黄少天叫着:“真不愧是文州!”一边揽着他的肩嚷嚷着说下馆子去,这顿本剑圣请。
  少年人正值青春,意气风发,眼眸里盛着揉碎的星光,耀眼而绚烂。
  后来喻文州问过高三的同班女生,姑娘十分肯定的说:“你这绝对是爱上那个人啦!”
  喻文州爱着黄少天。
  当时喻文州在A大学工程,黄少天在A大学计算机。两人必修科目的教室挨得很近,每天从宿舍到教室,放学后听着黄少天的文字泡一路走回宿舍的时光是喻文州最惬意的时候, 这么一走就是三年。
  “我爱他,我确定,可我终究不敢说。”
  喻文州在笔记里这么写。黄少天像很多男生一样谈了个女朋友,拉着小姑娘的手蹦蹦跳跳的和喻文州炫耀。喻文州也只能强笑着和他闹,然后说点早生贵子之类的话,羞得小姑娘脸通红,一个劲往黄少天身后躲。
  这期间,随着荣耀的普及,蓝雨也终于从众社团里脱颖而出,黄少天和喻文州理所当然的成为最佳搭档。黄少天也嚷着要喻文州设计蓝雨的标志。
  “要求啊……就‘剑与诅咒’吧!” 黄少天开心的笑着,露出尖尖的小虎牙。
  那个夏天,所有人都很开心,所有人都忘记了会分离。
  毕业那年,黄少天在蓝雨喝的一塌糊涂,抱着喻文州哭啊闹啊,大家也一个没忍住都红了眼眶。
  最后主持全局的还是喻文州。
  “四年下来,谁都舍不得谁。但是没办法,人总得往前看。”喻文州抹了把脸,笑着继续说“但是这次不一样啦,别人那是一个人看,咱们是一群人看!都是好兄弟,都是铁哥们儿。相信我,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散伙饭一吃完,整个蓝雨就永远的安静了下去。喻文州背着黄少天往宿舍走,夏夜分外安静,空气里只有肩上少年的呢喃。
  黄少天没听见喻文州的告白,他也永远不会听见。
  “少天,我喜欢你,可我不能耽误你。”
  把烂醉的黄少天放到床上,却听见迷迷糊糊的一句:“喻文州是我最好的哥们……没了他我真难受啊……”
  喻文州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
  直到后来,大家都工作了,还会聚一起打游戏,毕竟账号卡还在,就永远断不了。到最后黄少天和那个容易害羞的姑娘结了婚,喻文州是伴郎。
  喻文州笑着说,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早生贵子了吧?
  那姑娘不躲了,红着脸笑的很开心。
  黄少天也特别高兴,说兄弟,冲你这话,我让我小子认你当干爹!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占据了整个青春的人终于还是和喻文州岔开。
  喻文州知道不能告白,这样会误了黄少天一生。
  再后来,蓝雨的哥们个个都儿孙满堂,一个比一个乐。喻文州的妻子是一个活泼的,爱说话会打游戏的医生,而且她也不爱吃秋葵。喻文州告诉自己的女儿:“爸爸年轻时爱着一个人。他不爱吃秋葵,喜欢说起话来没完没了,游戏玩的挺好。”
  女儿好奇:“爸爸,她是谁?”
  ——他是黄少天。
  喻文州笑了:“是你妈妈呀!”妻子瞪了喻文州一眼,红着脸不说话。
  到最后喻文州回想到那岁月,还会有莫名的欣喜和悲哀的痛心。
  【就好像像你曾在我隔壁的班级】
  END
  作者有话说:荣耀怎么打我也是瞎编乱造出来的,黄少天是真的把喻文州当一辈子好哥们,喻文州也真的爱了黄少天一辈子。灵感来自薛之谦的《我好像在哪见过你》的第六句歌词。年轻嘛,总会爱上一个终无法相守的人,这一点谁都清楚。
  嘛,这大概就是苦恋和暗恋了。
  
  

【黯耀】一句话引起的血案

由一句话引发的血案#双耀
#灵感源于生活​
#大学设定
王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撩妹高手
这个问谁都知道
王耀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三好少年
这个问谁也都知道
但是他俩是一对这事……真没人知道
说是十里八乡其实也没那么夸张,不过是某市的一所大学罢了。虽说上了大学之后生活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但是三好青年王耀表示,习还是要学的。
于是王黯同学就愉快的走上了不守夫道【bushi】的路。
有一日,他们班美丽的英语课代表正在黑板上誊写答案,鉴于有一题有两种答案,课代表在讲台上大喊:“这一题有两种答案,你们喜欢哪个写哪个!”众人议论纷纷,无非就是“我哪个都不喜欢!”大班长王耀不屑的笑了笑,将两个答案都更正在题目旁。
这时,嘈杂的议论声里出现了一股清流。
本来趴在桌子上的王黯突然坐直了。只见他一手撑起面颊,另一只手随意的搭在桌上,轻笑一声。开口声音低沉却有致命的诱惑(?):“课代,我喜欢你……那我写哪条啊?”
班级里安静片刻,爆发出欢呼。王黯看着课代表红透的面颊,心里十分得意。但是他突然感到后方有一股寒气直戳脊背。王黯颤抖的向后瞟了一眼,看见了散发着黑气的王耀。王耀手里还攥着一截断了的笔。
玩脱了……
这是王黯同学心里唯一的念头。
后来根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于是化名为植物园园长的同学透露,自从王黯一战成名之后,每次大扫除都有他,每次干重活都有他,每次迟到逃课上课睡觉名单里也有他。
终于,苦不堪言的王黯爆发了。
某天,王耀和王黯一起旷课了,然后班长大人是被王黯扶着回来的。
然后班长大人擦黑板时把腰给闪了。
然后王黯被迫在我的宿舍里住了一个月。
End——————
后记
“王黯你个整发情的神经病!这回本来就是你的错!”
“既然班长大人都这么说,那我可恭敬不如从命了。”
“什么恭敬……喂!别脱我衣服啊流氓!”
“不是说我整天发情吗,我可不能辱没了这个名号啊(笑)”
“呜……”
【拉灯】

《耀,你怎么还没来接我回家啊》

  #红色组
  #非国设
  嘟嘟……电话接通了
  “喂……是耀吗?是我是我,我是万尼亚啊。天已经黑了,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接,你为什么还不来呢?你是不是在忙啊……你是不是忙着陪别的小朋友啊?”
  “不要麻烦冬妮娅姐姐了……而且娜塔莎好可怕QLQ。现在我和老师在一起待着,很安全很安全,你照顾好别的小朋友吧!”
  “今天我表现的很好,老师夸我了,给了我一朵小红花。我是不是很棒!哦……你有事呀听着你气喘吁吁的。是不是那个小朋友跑的太快啦?你要看好他,你们都得注意安全,不然万尼亚就用魔法小棒棒惩罚你们。”
  “好啦,天已经黑透了,我在保安叔叔的小亭里坐着。现在还没有人来接我…… 啊?你说你这就来……不用了不用了,你照顾好那个小朋友就好……”
  “耀,万尼亚告诉你个秘密哦……万尼亚现在有点饿,但是万尼亚没有钱来买面包吃了。因为吃了面包就不能和耀说说话了……而且万尼亚有点矮,够不着电话机。万尼亚刚才看见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抱着……不过万尼亚很棒,踮踮脚就够到了呢。”
  “万尼亚才没哭呢,踮脚太累了。你要和那个小朋友好好的玩哦!万尼亚可以自己走回家,你不要乱跑,小心迷路了。万尼亚已经迷路了好几次了……好了,挂了吧,话费好贵的。嗯嗯好的,不要乱跑,等万尼亚来接你哦!”
  嘟嘟……电话挂断
  “喂喂?耀你已经挂断了吗?其实万尼亚又冷又饿,值班室里也没有老师也没有灯。万尼亚有点嫉妒那个小朋友哦,万尼亚也想让耀来接万尼亚呢……这里已经熄灯了,耀你什么时候来啊……”
  小伊万放下电话,倚着电话亭的门框蹲下,紫色的眸子里泛着水雾。小鼻子被冻得通红。
  “伊万!伊万你在哪里啊!”
  “耀……你怎么来了QLQ”
  王耀把这只委屈兮兮的小毛熊一把捞起来抱着哄:“抱歉啦伊万,在单位加班到太晚了。”
  小伊万只是窝在王耀怀里不说话。
  “好了,伊万我们回家吧。”
  ——end

#眼中花

#借梗写文
#梗源自空间作者:沈君奕
#终章
————————
【眼中花】
  单恋者瞳孔中会开出灰色的破败的花。
  只有死去或杀掉被单恋者,花朵才会凋谢。
  十日时间,每当夜晚来临时会腹痛如绞,难以忍受。
  十日内若没有杀掉被单恋者,单恋者本人便会死。
  为了一个得不到的人失去生命,他还什么都不知道。
  是得不到的爱重要,还是亲手毁了它断了念想再寻良人。
依你。
——————————————
【第七天】
门开了。
门外站着的人果然是王黯。
王黯看到本田葵手中的纸皮球,表情变得僵硬了。
他急忙走进来抓住本田葵的手腕,将他拉出这间屋子。
本田葵没有询问也没有反抗,只是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今天的阳光,真是刺眼啊。
本田葵突然停下,对着背对着他的王黯说:“小生。。。喜欢你”
啊,阳光好像更刺眼了,他在说什么?本田葵疑惑的想,小生没有听见哦。周围的世界在阳光的照耀下变得煞白而冷硬了,眼睛好痛,头也好痛,好像散架了一样。
于是,暗红的双眸缓缓合上了。细瘦的身体仿佛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好累。。好想休息一下】
王黯几乎是一瞬间救作出了反应,赶在本田葵倒地前扶住他。他将本田葵轻轻的搂在怀里,晕过去的人儿还是不安的紧皱眉头。
王黯叹了口气,自己终究还是心软,但依旧不会原谅。
【第八天】
悠悠转醒的本田葵伸出手臂,想遮挡住撒下的阳光。
却看见自己已经有些透明的手臂,苦笑一声。
“小生是非消失不可了吗”
这时王黯推门进来了,手里端着一碗汤药,不过本田葵很嫌弃。
废话,你来试试喝掉这个冒着黑气的药试试。
王黯剑眉一挑,出声训斥:“都成什么样了还不好好治治?”
本田葵烦躁的吼回去:“小生早说过了!小生已经。。”
王黯放下药,蹲在本田葵面前,直视他的双眼:“小兔崽子你说,还有什么办法?如果我做得到。。。”
没等到王黯说完,本田葵就出声了
“除非您死。”
又是一阵沉默。
终究还是本田葵先打破了死寂。
“小生只有杀了您才能活着,但是小生喜欢您啊。所以,小生终究是要逝去的。”
本田葵正说着,突然感觉唇上附上了一个软软的东西,抬眸便是王黯就在咫尺的脸。
本田葵惊愕的微张双唇,王黯就顺着这个空档趁虚而入,开始毫不留情的攻城略地。一吻结束,王黯温柔的拭去本田葵眼角的生理泪水,开口说
“不要乱想了,小兔崽子。”
本田葵突然笑开了 很开心也很满足的样子。
他说:“我明白了。”
【第九天】
本田葵的身体已经愈发透明了,而且健康也是大大不如从前。
本田葵却缠着王黯带他到樱花树下坐坐。
突然间,起风了。
无数的樱花瓣在风中飞舞着,仿佛一片淡粉的屏障。本田葵伸出手,接住空中的一朵飞花,对着它傻傻的笑了。
已经被灰暗覆盖的眼眸仿佛也染上了光芒。本田葵转头对着王黯说
“时间很晚了,小生需要回去了,兄长大人还在等着小生。”
他笑着,双手扶着村正才勉强站立,对着王黯鞠了一躬,渐渐的消融在樱花海之中。
王黯突然站起来,四周的一切都归于平静。这几日仿佛一场梦境,真实却永远无法成为现实。
他回家了啊。
王黯笑笑,随手拾起一瓣樱花,放在贴身的衣袋里
【第十天·永远的离别】
王黯醒来后,就被一种强烈的意识暗示着他去后院。勉强整理好床铺,他去了后院。
本田葵就直直的站在樱花树下,怀中抱着纸皮球。
王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他飞快的跑过去紧紧的将本田葵禁锢在怀里。
本田葵没有挣扎,他只是轻轻的笑着。开口,声音缥缈虚幻
“黯君,小生见了兄长大人,但是兄长大人又将小生送回来了 。”
“小生怕是要去了,兄长大人帮小生换上了最美的和服。”
“兄长大人告诉小生,他那儿不是小生的家。”
本田葵笑着后退一步
“真正的家,有着小生喜欢的摆设,也有一个小生喜欢的人。”
本田葵的身体变得透明了
“黯君,小生去后,会有新人代替小生。”
“黯君,您还是再记恨小生吧?不要再恨了,小生这就去了啊。。。”
突然间,樱花飘散。将本田葵包围。
本田葵惊喜的看了这樱花,向着王黯最后微笑了。最终与晨曦和樱花一同消失。
王黯的双眸蓦然收紧,他落魄的看着突然枯萎的樱花树。
他听见了,葵最后留给他的话
“小生。。。会一直爱着您的。”
之后的很多年,王黯都会在这一天提着一壶清酒,对着这枯萎的樱树痛饮。
王黯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苦笑一声。
小兔崽子啊,说你傻你还真傻。你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吗?所以快点回来啊!再像以前一样针锋相对啊!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从前。。。可真是个好词。
王黯大笑,将壶中的酒液一饮而尽。
长叹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仍是无处话凄凉
王黯与本田葵纠缠不清数百年,终是落得阴阳两隔。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end】

【伊万】与伊万先生的日常生活

与伊万先生的日常生活
1.早安吻
高大的俄罗斯男人却被赖床的你弄得毫无办法,无奈的看着你伸出的爪子说到
“呐,你都睡了多少个五分钟了啊~”
说着,紫罗兰色的眸子狡黠的转了转
把赖床的你拉起来,吻了一下你的唇。
满意的看着你通红的脸,用可爱的声音说
“已经醒了嘛!万尼亚去做饭了哦,不乖乖听话的孩子是要被惩罚的呐!”
2.被你训斥之后的撒娇
你愤怒的看着东倒西歪的伏特加和乖乖坐在你面前认错态度诚恳的伊万,索性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感觉到他小心翼翼的往这蹭,心里有些好笑。他却突然从背后来了一个拥抱,高大的身体几乎将你全部抱住。他却像一个受委屈的孩子,将头放在你肩上蹭啊蹭。奶白色的头发蹭的你有些想笑,原来身上像雪一样清凉的气息混着伏特加的味道包裹着你。他可怜巴巴的开口“万尼亚知错了。。。不要不理万尼亚啊。。。”
哦,这么可爱的声音是要犯规的!你愤愤的想。但还是乖乖的回抱住他安慰安慰。
唉!这样可起不到教育的作用啊。
3.一起来逛街吧!
今天是难得的假期,你不想待在家里了,所以拉着伊万先生出门逛街。
他拖着大包小包紧紧的跟在你身后,苦恼的开口:“亲爱的,如果再的话买万尼亚就提不动啦QAQ”
你转过身看着有些狼狈的他,嘴角勾起调皮的笑,一边故意说:“呜哇这一个也好漂亮啊~”一边偷偷观察俄罗斯人的反应。
嗯嗯,你满意的从他脸上找到了委屈的神色,以凶悍程度称著的俄罗斯人在你面前却顺从得像食草动物。嗯,很成功。
但是你还是不忍心再欺负他了,于是快速寻了一处长椅坐下休息。他把购物袋放在脚边,瘫在椅子上哼哼唧唧的说累,你忍俊不禁的揉揉他的头发,抓过他的手掌轻轻的按摩。白皙的掌心上有一道刺眼的红痕,看上去是被袋子勒的。
你心疼的皱眉,责怪自己不该耍小脾气,迎面对上纯净的紫罗兰眸子,他眨眨眼对你说:“万尼亚辛苦了这么久是不是要有点奖励啊?”说着就在你唇上偷了个腥,你涨红了脸轻轻的推了他一下,然后对他说:“乖啦,回家给你做宋罗汤?”
嗯嗯,你果然收到了类似“万尼亚的宝贝果然最厉害了呢”之类的夸奖。
当然了,我的伊万先生。我可是深爱着你的啊!你是这样想着,开心的笑了
4.圣诞节
可爱的俄罗斯人终于黑化了一次
“俄罗斯是不过圣诞节的呢~”
5.在你做饭时从身后轻轻的拥抱
你不会让伊万下厨。
他什么都好就是做饭时有恐怖。
例如会擅自把配汤换成伏特加把主菜改成下酒菜什么的。
所以做饭的重任往往落到了你身上,除非你想偷懒赖床(结果详见日常一)但万幸的是他不会对早餐做什么。
你一边挥舞着锅铲一边将锅里炒的菜干净利索的盛出来,扭头对着门外喊:“伊万过来端菜啦!”然后就开始麻利的刷锅,开始做下一道菜肴。可是俄罗斯男友迟迟不来,你不禁有些疑惑,刚想再喊一声却意外的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你脸微红,轻轻拍拍他紧紧环着你的腰的手说:“万尼亚别闹,我做饭呢。”
结果他却像一个耍赖的小孩子,凭借身高优势在你脖颈处作怪,惹得你不禁轻笑。
看来不给他个交代他是不会罢休了。
你无奈的摇摇头,侧过头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结果他却耍赖的扳过你的头强行交换了一个舌吻。
一吻完毕,他好笑的看着红着脸喘气你,端起一旁的菜走出厨房,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万尼亚饿了哦~如果不快点就把你吃掉哒~”
你加快了做饭的速度,因为你不想因为腰疼而不去上班了。
你说是吧?我亲爱的伊万先生?
6.认真的男人果然最帅了
今天你因为加班回来晚了,结果伊万并没有迎过来。你有些疑惑,瞥见书房里亮着的灯你就明白了。
慢慢的关上门,将厚重的大衣脱下来,轻手轻脚的走到书房门口偷偷的向里看了一眼。
果然,亲爱的伊万先生正在忙着办公。
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紫罗兰色的双眸在电脑屏幕上游移,修长的双手快速敲打着键盘,时不时拿起钢笔写些什么。西服外套随意的挂在椅子上,可能因为领带束得有些紧,他不得不身上解开领带还顺便敞开了衬衣上的几粒扣子。好看的双眉轻轻皱起,可能是因为文案棘手也可能是长期看荧光屏有些不适。
你撇撇嘴,万尼亚他肯定没吃饭呢!
不一会,你端着热粥和一块抹了黄油的吐司轻轻的敲敲门,示意他你要进来了。
果然,他看见你进来之后就松开了紧皱的眉,冲着你笑了笑。
你走过去,将食物放在桌子上,绕道他身后给他轻柔的按摩头部。他放松的靠在你身上,笑着对你说:“万尼亚有一个贤惠的女友呢~”你红着脸娇嗔他口无遮拦,却还是继续按摩。
过了一会,你指指食物对他说:“还没吃饭吧?工作先放一放,趁着粥还热把饭先吃了。”然后他一边大口喝着粥一边夸你。你笑着嫌他贫嘴,起身对他说:“我先去洗漱睡觉了,你忙差不多后也该休息了。”
他笑着对你说晚安,然后继续工作。
你洗漱完就躺在床上睡觉了,半梦半醒之时,你感觉到床陷下去了一点,然后你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伊万搂住你,轻轻的吻了你头发,在你耳边呢喃:“亲爱的晚安。”
嗯嗯,晚安了,我的伊万先生。祝您好梦

#眼中花#(中)

#借梗写文
#梗源自空间作者:沈君奕
#中篇
————————
【眼中花】
  单恋者瞳孔中会开出灰色的破败的花。
  只有死去或杀掉被单恋者,花朵才会凋谢。
  十日时间,每当夜晚来临时会腹痛如绞,难以忍受。
  十日内若没有杀掉被单恋者,单恋者本人便会死。
  为了一个得不到的人失去生命,他还什么都不知道。
  是得不到的爱重要,还是亲手毁了它断了念想再寻良人。
依你。
——————————————————
【第五天】
其实小生知道,小生不会死。
本田葵这样想道
小生只会消失,再由一个新的意识体代替小生。
不,这样一点也不好。
本田葵拉低帽檐尽量使自己显得不起眼,暗红色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人群中的一个人。把手伸进兜里握住短匕,像幽灵一样悄无声息的靠近。
越来越近了。
本田葵快走两步,拔出匕首抵在王黯背后,低声呵斥:“跟小生走。”
王黯早就注意到了行踪不正常的本田葵,但是不知道他是搞的哪一出。于是乖乖的被他带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
本田葵正因为没有被发现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却被王黯抓住手腕摁在墙上,手中的匕首也不知去向。
王黯看着不断挣扎的本田葵,脸色十分不好:“哟小兔崽子,胆子大了?居然敢拿着刀威胁爷。”本田葵怒吼:“要么杀了小生要么让小生杀了你!”
王黯挑眉,这兔崽子不正常。于是一个手刀劈晕。
先带走再说。
【第六天】
本田葵是在半夜被腹部剧烈的疼痛折腾醒的。
他敏锐的察觉到环境的不对,想要站起来却发现手腕被拷在了床腿上。
“小生被抓住了”
腹部传来了熟悉的疼痛,打算了本田葵的思路。
本田葵死死咬住下唇,但是还是有轻微的呻吟从唇间漏出。
突然门开了,王黯走了进来。本田葵虚弱的对王黯说:“快点。。放开小生。。”王黯挑眉:“小兔崽子身体不舒服还有逞强,真是不讨喜的性格。”
本田葵起身还欲反驳,但是被腹痛逼得又瘫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眼前越来越模糊了。
王黯走了过来,缓缓的把本田葵手上的手铐解开。抱起被腹痛折磨的本田葵,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窝处,将本田葵轻柔的放在干净的床铺上,顺势侧身躺在本田葵身边。
“老狐狸。。你已经。。知。。知道小生。。的病了吗。”本田葵强忍着痛,断断续续的对王黯说。
王黯皱起好看的眉,把本田葵一把拉到怀里,手轻轻掩着本田葵的薄唇,在他耳边轻声说:“你可以瞒天过海,但你唯独骗不了我。”抬眸看见本田葵因疼痛而扭曲的脸和蜷缩在一起的姿势,无奈的叹了口气,缓缓的将本田葵的四肢舒展开,伸出温暖干燥的手轻轻按摩着本田葵的腹部。
本田葵被他这举动吓了一跳,本能的想挣扎却没有一点力气了。只得乖乖的窝在王黯的怀中“享受”着王黯的服务,心里却酸涩无比。
“啊啊黯君,这可能是小生着一辈子可以享受的最后的温柔了吧?”
怀着这样的念头,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呢。
【第七天】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本田葵的脸颊时,王黯已经起床了。
本田葵看着已经被换过的衣服很无语 ,但是昨晚被腹痛折腾的太晚,于是把衣服整理一下就去找王黯要吃的。
客厅里很空旷,只有茶几上有一杯冒着热气的面条。
旁边摆着一张纸:
“我什么都知道,一直一直都知道。”
本田葵愣愣的跪坐在地上,脑海里都在重复着“为什么”
与此同时,王黯正站在本田菊家门口,抱着一堆衣物手办漫画生无可恋。
然而本田菊还在不停的搬东西。
王黯突然就后悔了,自己家又不是没有这些,为什么要来找本田菊要啊!
本田菊看出了王黯的不耐烦,微微一笑,将村正挂在王黯肩上。
【视线转移—王黯的家】
本田葵缓缓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四周没怎么变的四合院,突然想起来有一个仓库。伸手拢拢松散的衣服,穿上外套就去了后院。
院子也没变,这里还是有一片竹林,那一角的梅花好像是白色的呢。。。。
仓库就在院子的最后面吧?
果然如此。
嘎吱一声,沉重的木们被推开。里面却出乎意料的洁净。里面陈列着许多刀剑古玩,以及王黯弟妹小时玩过的一些玩具
“弟控妹控”本田葵吐槽。
目光瞥过一方工作台,上面摆着一个圆圆的物品。本田葵绕过那些箱子,走到工作台前,终于看见了那个东西。
是一只皮球。
本田葵愣住了,这分明是他年幼时,王黯送给他的。
这时候仓库的门被打开了

打开了。。。
开了。。。。
开。。。。。
——————想知道是谁打开的们嘛?
好的不用猜你也知道
我就是懒【瘫】
米娜桑晚安

【亲子分】#借梗系列(梗源空间)

#借梗
#略ooc
#非国设
【罗维诺视角】
我叫罗维诺
那个笨蛋叫安东尼奥,他是。。。我的男朋友(脸红)
我们都是男性,是的,同性恋。
我们受到了社会的排挤:人们的歧视,工作上的困难。最拮据的时候,食物都是缺少的。
安东那个混蛋一直很照顾我。我清晰的记得的他爬到苹果树上摘下了唯一的苹果。但是上面有一个虫眼。
那个傻傻的人居然把虫眼啃掉了,把完整的果子给我吃。
“为什么要这样啊,你也很饿了。”
“因为我舍不得吃,所以要留给罗维诺啊~”
我看着那个傻笑的人,鼻尖一酸。
岂可修,对我这么好干嘛,我可不会感激哦!
我傻傻的以为我们可以长久的过下去,谁知道这美梦终于在僵尸病毒爆发的第二天破碎了。
“我们分手吧,各自逃命比较好。”他在信里这样说。
我疯狂的找遍了房子的每一个角落,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只是少了他。
我并没有怪他离开,虽然我真的很伤心很绝望。
安东尼奥,在任何依靠都没有的情况下应该怎么活下去呢。
我不敢出去,外面的世界里充满了令人作呕的生物。
我把自己缩起来,不敢再想象下去。他不会出事的,绝对不会。
手指碰到了什么东西,我拿起来端详。
苹果
他的笑脸仿佛又出现在我的面前
“罗维诺,快点起床啦”
“罗维诺,我买了好多番茄回来”
“我要把最好的都留给罗维诺啊!”
“我最爱的就是罗维诺啦!”
“罗维诺。。。”
啊,明明是幸福的回忆,我为什么要哭?岂可修
喂傻瓜安东,你一定会回来的吧?
算了,我还是亲自去找吧,这个傻瓜肯定不认路又走丢了。
我小心翼翼的躲开几只僵尸,慢慢的向前走。
突然我发现了一只正在啃食一具尸体的僵尸,绝望瞬间充斥着我的大脑。
要死了吗?
但是我看见的却是熟悉的绿色双眸和微卷的棕发。
安东尼奥这个混蛋真的变成僵尸了。。。。
我颤抖着指着他,什么都说不出来。许多情绪充斥着我的内心。
他挠挠头,张嘴对我说,声音嘶哑难听
“抱歉罗维诺,我不想成为你的拖累。。”
我怎么会嫌弃你啊!
“你已经饿了吧?本来给你留了很多的。。”
傻瓜我一个也没吃啊!
他呆呆的将尸体的心脏挖出来,却发现已经腐烂了一点。
他默默的啃掉腐烂的那半,将完好的那一半递给我,与那一天苹果树下的动作无异。
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瓜混蛋
“我还保留了一些理智。。。”他低着头说,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笨蛋你什么都没做错啊!
眼前的他已经被泪水模糊了。
他慌乱的想帮我拭去泪水,却发现了他自己的双手上的皮肤已经腐烂并沾满血污。
我上前拥住他,不争气的红了脸和眼。
“你这个傻瓜,我怎么可能嫌弃你啊岂可修”
“我们回家”我拉住他的衣袖。
他笑了,一如既往的灿烂。
像阳光一样,很耀眼很温暖,让我感到安心。
我把白色的床单撕成布条缠在他腐烂的皮肤上。
现在我们依旧生活在一起。
如果不是他迟钝了的动作已及嘶哑的声音,我还真以为这一切都是个梦。
“罗维诺~开饭了哦!”
啊,不说了,开饭了。
呐番茄混蛋,我们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的吧!
————————end————————

#眼中花#(上篇)

#借梗写文
#梗源自空间作者:沈君奕
#上篇
————————
【眼中花】
  单恋者瞳孔中会开出灰色的破败的花。
  只有死去或杀掉被单恋者,花朵才会凋谢。
  十日时间,每当夜晚来临时会腹痛如绞,难以忍受。
  十日内若没有杀掉被单恋者,单恋者本人便会死。
  为了一个得不到的人失去生命,他还什么都不知道。
  是得不到的爱重要,还是亲手毁了它断了念想再寻良人。
依你。
————————————————
【第一天】
本田葵轻轻抚上自己的眼角
本来血红色的眼里蒙上了一层灰色的尘,尘聚在一起,开成一朵破败的花。
嘴角扬起讽刺的笑。呐黯君,小生喜欢你,
你呐?啊,你肯定不知道吧?是啊,你最讨厌的人就是我了哦~
撕裂般的痛从腹部传来。本田葵苍白着脸瘫倒在地上,勉强的回到床铺上。将自己紧紧抱住。
单相思已经很痛苦了,为什么还要再折磨小生呢?
【因为他恨你啊】
月光洒在那人的脸上,眉头紧紧的纠结在一起。本田葵蜷缩成一团,渐渐的失去了知觉。
【第二天】
什么,只有杀了那个蠢货小生才能活吗?
本田葵看着显示在手机上的字。
“呵,骗子。”不屑的起身,和兄长大人一同去会议。
【王黯视角】
今天那个小兔崽子又来了。
爷看他就不爽,不过怎么蔫蔫的?
哟,还敢直视爷。等等,他脸色怎么这么差
不行,得问问。
【回复正常视角】
本来坐着好好的王黯突然站起来,拉着本田葵就走。
留下两句话“我和他依旧保持中立”和“本田菊这小崽子先借我一用。”在本田葵求助的眼神下,本田菊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就转过头了。
【拐角处】
“老狐狸你抽的什么风!放开小生!”本田葵生气的低吼。
王黯充耳不闻的将本田葵按在墙上,单手挑起本田葵的下巴说
“小兔崽子你也不正常,这眼睛里面放的什么玩意?瞅你的黑眼圈。。啧啧,多好的一张脸啊!”
本田葵眼里闪过一丝惊慌,被王黯捉了个正着。本田葵咬咬牙,推开了王黯就走了。王黯看着本田葵逃跑般的背影,嗤笑一声。
“装什么,你是爷打小看大的,你心里想什么我怎么会不知道。”
【第三天】
本田葵家的门被敲响了。
但是来人让他一脸黑线,进来的方式也十分的不雅。
虽然说是门响了,可是谁知道是大门还是卧室门啊!
“王黯,小生是不是应该感谢您光临寒舍还如此高调啊!”本田葵不爽。
啊呀。。。真是够了!
王黯出声道:“我只是想看看你死了没有。”
本田葵突然想到自己的诡异的病。
本来像日常斗嘴一样的话语被扩大无数倍循环播放。
最后都重复着:“死”这个字。
本田葵的瞳孔猛然缩小,跪在地上失控的大叫:“闭嘴!”
王黯被吓得不轻,看着这个失控的人,居然不自觉的蹲下轻轻搂住本田葵。
本田葵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干燥充满茶香的怀抱里。
沉默许久,他默默说:“杀了我吧。”
还没等王黯消化完这句话,他就已经被本田葵请出家门了。
【小生不需要任何人,小生要一个人走向死亡】
【第四天】
眼里的花,开的更盛了。
灰色的,残破的花。
本田葵已经默认了自己即将离去的事实,他不再跟随本田菊参加国际会议,而是一个人在宅邸里待着。
樱花开了。
本田葵呆呆的望着樱花树,啊,对了,最近樱花开得很好呐!
于是抓起身旁的竹刀,在樱花树下缓缓的舞起来。
一瞬间被花瓣包围着,没有方向,没有光芒,本田葵迷茫的舞着。
脚步渐渐的停下了,握着竹刀的手渐渐收紧,暴起条条青筋。
清秀的脸庞上划过泪水。
【好累,真的好累】
踉跄的走到树下,坐在地上,倚上树干,就这样沉沉的睡着了。
黑暗中有一双有力的手将自己抱起放在了床上。
他要走了。
【不要,不要走】伸手拽住那人的衣角。却无力松开。那个人停顿一下,然后又离开了。
你是谁啊?
【第五天】
本田菊叫住了本田葵。
“葵,你是不是就要离开了。”
本田葵一愣,他不打算对他的兄长说谎:“是的,但是小生好奇,您是怎么知道的?”
“是王黯君告诉在下的啊。”本田菊一脸戚容,“是黯君告诉在下的,关于你眼里的花。”
是他吗?
本田葵握紧拳,对本田菊说:“兄长大人,我要暂时离开几天。”
本田菊轻轻拥住本田葵。
“一定记得回来。”
————————————————
未完待续!
分为上篇和下篇
这个是上篇
真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