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既Vitamin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喻黄】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喻黄
#微虐
#就好像你曾在我隔壁的班级
  【喻文州从不相信一见钟情,事实上也是这样的。因为喻文州对黄少天是日久生情。】
     喻文州是A大的新大一的学生。
     大学生活都很丰富多彩特,别是有五花八门的社团供学生加入。虽说喻文州不是爱凑热闹的人,但是看着自己的舍友兴致勃勃的谈论自己的经历时,总有点搭不上话。于是喻文州决定参加一个社团,反正社团招新的活动还没结束。
     在一个没有课的下午,喻文州拿着宣传单叩响了蓝雨部的门。等了好久也不见有人回应,喻文州轻轻推开那扇半掩的门。事实如同喻文州猜想的一样,偌大的活动室里空无一人,只有几台电脑的显示屏泛着微亮的光。“果然是个不怎么出名的社团”喻文州轻声说道“不过也……”结果话音未落就被打断了。
     “喂你谁啊,凭什么说我们蓝雨不出名?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你要知道我们蓝雨可是这个大学唯一一个只以《荣耀》这款游戏为主的社团!荣耀你知道不?就是最近刚出不久的那款网游啊!噢等等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蓝雨活动室内?你不会是别的社团派来的内奸吧,居然妄想窃取我蓝雨珍贵的人员名单……”
      从办公桌后面猛地窜出一个少年冲着喻文州龇牙咧嘴,而且还有把喻文州当成奸细的趋势。“那个……同学,请听我解释一下”喻文州无奈的摆摆手“我只是来报名加入蓝雨的。”
      “而且”,喻文州微笑着“就算有人看了新成员入社名单也改变不了它空空如也的事实。”
       黄少天表示这个笑容好像散发着黑气。
       所以加入团社还是很顺利的,而且喻文州对日常活动内容也很满意。
       大概就是日常打打副本刷刷经验走几波jjc什么的。公会人不多,但是也不算很冷清。大家都是学生,今天你没课明天我有课的,那勉勉强强的几部电脑还真撑起了几次活动。到最后人真的多了,黄少天干脆一挥手:“哥几个跟我去对面网吧走一波!”
  其实喻文州刚加入时并不被人看好。
  有一弹药专家苦兮兮的说,好不容易招来个队员,居然还是个手残?
  黄少天争着为喻文州出头,说我们又不是职业选手,要这么快干嘛?
  那哥们沉痛的回答,他太慢了。
  相比当时气的要和郑轩PK的黄少天,喻文州并没有多大反应。
  “少天别闹了,组织组织下副本。”喻文州盯着电脑,刷卡进入了游戏。
  别的人都应了声,纷纷也进了游戏。这回下的副本有难度,就算黄少天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当一群人跑进下一个场景,系统提示来了:
  【发现隐藏boss】
  “靠!”队里有人大骂一声。这怪来的好巧不巧,偏挑大家心里没底的时候蹦出来。
  黄少天立马傻眼了,看了半天愣是没憋出句话来。大家都想着要不然数一二三一起拔账号卡得了,结果喻文州说了句
  “能打!”
  顺手就开了怪。
  黄少天惨叫一声:“完了完了完了这回妥妥的团灭啊喻文州你害惨我们啦都怪你都怪你我们连打本都吃力你还开了隐藏boss!”
  喻文州没理他,而是迅速安排了下去:“战士顶住拉好仇恨,牧师注意盯好战士血条,弹药专家远程协助,找好时机挣取打出僵直。”
  “而我,负责配合剑客。”
  喻文州声音不大,却令人莫名安心。一行人就这么过了这副本,还上了一次世界频道。
  从此他们对喻文州刮目相看。 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两年,二人已经大三了。
  但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喻文州面对黄少天居然会紧张了。看到黄少天笑他也会笑,看见黄少天难过,天空仿佛也蒙了层云。特别是有别人问起蓝雨,黄少天就特别自豪的把他拉出来,滔滔不绝的讲起喻文州的战术。喻文州特别喜欢黄少天叫着:“真不愧是文州!”一边揽着他的肩嚷嚷着说下馆子去,这顿本剑圣请。
  少年人正值青春,意气风发,眼眸里盛着揉碎的星光,耀眼而绚烂。
  后来喻文州问过高三的同班女生,姑娘十分肯定的说:“你这绝对是爱上那个人啦!”
  喻文州爱着黄少天。
  当时喻文州在A大学工程,黄少天在A大学计算机。两人必修科目的教室挨得很近,每天从宿舍到教室,放学后听着黄少天的文字泡一路走回宿舍的时光是喻文州最惬意的时候, 这么一走就是三年。
  “我爱他,我确定,可我终究不敢说。”
  喻文州在笔记里这么写。黄少天像很多男生一样谈了个女朋友,拉着小姑娘的手蹦蹦跳跳的和喻文州炫耀。喻文州也只能强笑着和他闹,然后说点早生贵子之类的话,羞得小姑娘脸通红,一个劲往黄少天身后躲。
  这期间,随着荣耀的普及,蓝雨也终于从众社团里脱颖而出,黄少天和喻文州理所当然的成为最佳搭档。黄少天也嚷着要喻文州设计蓝雨的标志。
  “要求啊……就‘剑与诅咒’吧!” 黄少天开心的笑着,露出尖尖的小虎牙。
  那个夏天,所有人都很开心,所有人都忘记了会分离。
  毕业那年,黄少天在蓝雨喝的一塌糊涂,抱着喻文州哭啊闹啊,大家也一个没忍住都红了眼眶。
  最后主持全局的还是喻文州。
  “四年下来,谁都舍不得谁。但是没办法,人总得往前看。”喻文州抹了把脸,笑着继续说“但是这次不一样啦,别人那是一个人看,咱们是一群人看!都是好兄弟,都是铁哥们儿。相信我,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散伙饭一吃完,整个蓝雨就永远的安静了下去。喻文州背着黄少天往宿舍走,夏夜分外安静,空气里只有肩上少年的呢喃。
  黄少天没听见喻文州的告白,他也永远不会听见。
  “少天,我喜欢你,可我不能耽误你。”
  把烂醉的黄少天放到床上,却听见迷迷糊糊的一句:“喻文州是我最好的哥们……没了他我真难受啊……”
  喻文州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
  直到后来,大家都工作了,还会聚一起打游戏,毕竟账号卡还在,就永远断不了。到最后黄少天和那个容易害羞的姑娘结了婚,喻文州是伴郎。
  喻文州笑着说,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早生贵子了吧?
  那姑娘不躲了,红着脸笑的很开心。
  黄少天也特别高兴,说兄弟,冲你这话,我让我小子认你当干爹!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占据了整个青春的人终于还是和喻文州岔开。
  喻文州知道不能告白,这样会误了黄少天一生。
  再后来,蓝雨的哥们个个都儿孙满堂,一个比一个乐。喻文州的妻子是一个活泼的,爱说话会打游戏的医生,而且她也不爱吃秋葵。喻文州告诉自己的女儿:“爸爸年轻时爱着一个人。他不爱吃秋葵,喜欢说起话来没完没了,游戏玩的挺好。”
  女儿好奇:“爸爸,她是谁?”
  ——他是黄少天。
  喻文州笑了:“是你妈妈呀!”妻子瞪了喻文州一眼,红着脸不说话。
  到最后喻文州回想到那岁月,还会有莫名的欣喜和悲哀的痛心。
  【就好像像你曾在我隔壁的班级】
  END
  作者有话说:荣耀怎么打我也是瞎编乱造出来的,黄少天是真的把喻文州当一辈子好哥们,喻文州也真的爱了黄少天一辈子。灵感来自薛之谦的《我好像在哪见过你》的第六句歌词。年轻嘛,总会爱上一个终无法相守的人,这一点谁都清楚。
  嘛,这大概就是苦恋和暗恋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