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既Vitamin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晓薛】歪,是道长吗?

#晓薛电话体
#玻璃渣预警
      “喂,是晓星尘道长吗?是我,薛成美。我在外面受伤了,流了很多血,可疼啦。天就要黑了,你现在就来接我回家,哦对,还得给我买点糖,之前你给我的糖被我弄丢了……不许说我浪费粮食!我都受伤了!”
        “什么,你来不了?为什么不来?你说阿箐哭着闹着要买女孩子家用的簪花?嗤…告诉那小丫头片子,她就是头上插满花也好……咳……好看不了!”
        “刚才?什么刚才,我说话太急把自己呛着了。算了算了,不来就不来,我驭剑回去,你在家给我备好米酒,要是不甜,我就上街闹他们,你出面也不管用!哦对了,我可能得走回去……别别别,别让宋岚来,他巴不得我别回去!现在我用仅剩的灵力给你通个信,让你留着我的糖别让阿箐抢了跑了!行了不说了,我这就溜达着回去,等我哦。”
       “晓星尘,我给你说,我回不去啦。我伤的很重,左手都断了,流了很多血,很疼很疼,我快要死啦,你都不来接我。哎呀哎呀,我忘了!道长…您也不正躺着了吗?棺材怎么样,睡得可舒服吗?瞧我这记性……才多久就忘了,哈哈哈,道长不要怪我哦。”
       “咳咳…有些人,出生就比别人来的高贵,品性也真天差地别。你瞧瞧,这死的地方都不一样——你好歹还有个棺材!”
       薛洋咳出一口血,他感觉身上的温度都随着创口处涌出的血消散了。“晓……星尘。”薛洋费力的蠕动着唇,欲再说什么,但终是敛了声息,把这浸了苦黄连的一辈子凝成一个笑 。
       薛洋笑的甚是顽皮,漏出了尖尖的虎牙。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