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既Vitamin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眼中花#(中)

#借梗写文
#梗源自空间作者:沈君奕
#中篇
————————
【眼中花】
  单恋者瞳孔中会开出灰色的破败的花。
  只有死去或杀掉被单恋者,花朵才会凋谢。
  十日时间,每当夜晚来临时会腹痛如绞,难以忍受。
  十日内若没有杀掉被单恋者,单恋者本人便会死。
  为了一个得不到的人失去生命,他还什么都不知道。
  是得不到的爱重要,还是亲手毁了它断了念想再寻良人。
依你。
——————————————————
【第五天】
其实小生知道,小生不会死。
本田葵这样想道
小生只会消失,再由一个新的意识体代替小生。
不,这样一点也不好。
本田葵拉低帽檐尽量使自己显得不起眼,暗红色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人群中的一个人。把手伸进兜里握住短匕,像幽灵一样悄无声息的靠近。
越来越近了。
本田葵快走两步,拔出匕首抵在王黯背后,低声呵斥:“跟小生走。”
王黯早就注意到了行踪不正常的本田葵,但是不知道他是搞的哪一出。于是乖乖的被他带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
本田葵正因为没有被发现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却被王黯抓住手腕摁在墙上,手中的匕首也不知去向。
王黯看着不断挣扎的本田葵,脸色十分不好:“哟小兔崽子,胆子大了?居然敢拿着刀威胁爷。”本田葵怒吼:“要么杀了小生要么让小生杀了你!”
王黯挑眉,这兔崽子不正常。于是一个手刀劈晕。
先带走再说。
【第六天】
本田葵是在半夜被腹部剧烈的疼痛折腾醒的。
他敏锐的察觉到环境的不对,想要站起来却发现手腕被拷在了床腿上。
“小生被抓住了”
腹部传来了熟悉的疼痛,打算了本田葵的思路。
本田葵死死咬住下唇,但是还是有轻微的呻吟从唇间漏出。
突然门开了,王黯走了进来。本田葵虚弱的对王黯说:“快点。。放开小生。。”王黯挑眉:“小兔崽子身体不舒服还有逞强,真是不讨喜的性格。”
本田葵起身还欲反驳,但是被腹痛逼得又瘫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眼前越来越模糊了。
王黯走了过来,缓缓的把本田葵手上的手铐解开。抱起被腹痛折磨的本田葵,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窝处,将本田葵轻柔的放在干净的床铺上,顺势侧身躺在本田葵身边。
“老狐狸。。你已经。。知。。知道小生。。的病了吗。”本田葵强忍着痛,断断续续的对王黯说。
王黯皱起好看的眉,把本田葵一把拉到怀里,手轻轻掩着本田葵的薄唇,在他耳边轻声说:“你可以瞒天过海,但你唯独骗不了我。”抬眸看见本田葵因疼痛而扭曲的脸和蜷缩在一起的姿势,无奈的叹了口气,缓缓的将本田葵的四肢舒展开,伸出温暖干燥的手轻轻按摩着本田葵的腹部。
本田葵被他这举动吓了一跳,本能的想挣扎却没有一点力气了。只得乖乖的窝在王黯的怀中“享受”着王黯的服务,心里却酸涩无比。
“啊啊黯君,这可能是小生着一辈子可以享受的最后的温柔了吧?”
怀着这样的念头,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呢。
【第七天】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本田葵的脸颊时,王黯已经起床了。
本田葵看着已经被换过的衣服很无语 ,但是昨晚被腹痛折腾的太晚,于是把衣服整理一下就去找王黯要吃的。
客厅里很空旷,只有茶几上有一杯冒着热气的面条。
旁边摆着一张纸:
“我什么都知道,一直一直都知道。”
本田葵愣愣的跪坐在地上,脑海里都在重复着“为什么”
与此同时,王黯正站在本田菊家门口,抱着一堆衣物手办漫画生无可恋。
然而本田菊还在不停的搬东西。
王黯突然就后悔了,自己家又不是没有这些,为什么要来找本田菊要啊!
本田菊看出了王黯的不耐烦,微微一笑,将村正挂在王黯肩上。
【视线转移—王黯的家】
本田葵缓缓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四周没怎么变的四合院,突然想起来有一个仓库。伸手拢拢松散的衣服,穿上外套就去了后院。
院子也没变,这里还是有一片竹林,那一角的梅花好像是白色的呢。。。。
仓库就在院子的最后面吧?
果然如此。
嘎吱一声,沉重的木们被推开。里面却出乎意料的洁净。里面陈列着许多刀剑古玩,以及王黯弟妹小时玩过的一些玩具
“弟控妹控”本田葵吐槽。
目光瞥过一方工作台,上面摆着一个圆圆的物品。本田葵绕过那些箱子,走到工作台前,终于看见了那个东西。
是一只皮球。
本田葵愣住了,这分明是他年幼时,王黯送给他的。
这时候仓库的门被打开了

打开了。。。
开了。。。。
开。。。。。
——————想知道是谁打开的们嘛?
好的不用猜你也知道
我就是懒【瘫】
米娜桑晚安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