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既Vitamin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眼中花

#借梗写文
#梗源自空间作者:沈君奕
#终章
————————
【眼中花】
  单恋者瞳孔中会开出灰色的破败的花。
  只有死去或杀掉被单恋者,花朵才会凋谢。
  十日时间,每当夜晚来临时会腹痛如绞,难以忍受。
  十日内若没有杀掉被单恋者,单恋者本人便会死。
  为了一个得不到的人失去生命,他还什么都不知道。
  是得不到的爱重要,还是亲手毁了它断了念想再寻良人。
依你。
——————————————
【第七天】
门开了。
门外站着的人果然是王黯。
王黯看到本田葵手中的纸皮球,表情变得僵硬了。
他急忙走进来抓住本田葵的手腕,将他拉出这间屋子。
本田葵没有询问也没有反抗,只是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今天的阳光,真是刺眼啊。
本田葵突然停下,对着背对着他的王黯说:“小生。。。喜欢你”
啊,阳光好像更刺眼了,他在说什么?本田葵疑惑的想,小生没有听见哦。周围的世界在阳光的照耀下变得煞白而冷硬了,眼睛好痛,头也好痛,好像散架了一样。
于是,暗红的双眸缓缓合上了。细瘦的身体仿佛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好累。。好想休息一下】
王黯几乎是一瞬间救作出了反应,赶在本田葵倒地前扶住他。他将本田葵轻轻的搂在怀里,晕过去的人儿还是不安的紧皱眉头。
王黯叹了口气,自己终究还是心软,但依旧不会原谅。
【第八天】
悠悠转醒的本田葵伸出手臂,想遮挡住撒下的阳光。
却看见自己已经有些透明的手臂,苦笑一声。
“小生是非消失不可了吗”
这时王黯推门进来了,手里端着一碗汤药,不过本田葵很嫌弃。
废话,你来试试喝掉这个冒着黑气的药试试。
王黯剑眉一挑,出声训斥:“都成什么样了还不好好治治?”
本田葵烦躁的吼回去:“小生早说过了!小生已经。。”
王黯放下药,蹲在本田葵面前,直视他的双眼:“小兔崽子你说,还有什么办法?如果我做得到。。。”
没等到王黯说完,本田葵就出声了
“除非您死。”
又是一阵沉默。
终究还是本田葵先打破了死寂。
“小生只有杀了您才能活着,但是小生喜欢您啊。所以,小生终究是要逝去的。”
本田葵正说着,突然感觉唇上附上了一个软软的东西,抬眸便是王黯就在咫尺的脸。
本田葵惊愕的微张双唇,王黯就顺着这个空档趁虚而入,开始毫不留情的攻城略地。一吻结束,王黯温柔的拭去本田葵眼角的生理泪水,开口说
“不要乱想了,小兔崽子。”
本田葵突然笑开了 很开心也很满足的样子。
他说:“我明白了。”
【第九天】
本田葵的身体已经愈发透明了,而且健康也是大大不如从前。
本田葵却缠着王黯带他到樱花树下坐坐。
突然间,起风了。
无数的樱花瓣在风中飞舞着,仿佛一片淡粉的屏障。本田葵伸出手,接住空中的一朵飞花,对着它傻傻的笑了。
已经被灰暗覆盖的眼眸仿佛也染上了光芒。本田葵转头对着王黯说
“时间很晚了,小生需要回去了,兄长大人还在等着小生。”
他笑着,双手扶着村正才勉强站立,对着王黯鞠了一躬,渐渐的消融在樱花海之中。
王黯突然站起来,四周的一切都归于平静。这几日仿佛一场梦境,真实却永远无法成为现实。
他回家了啊。
王黯笑笑,随手拾起一瓣樱花,放在贴身的衣袋里
【第十天·永远的离别】
王黯醒来后,就被一种强烈的意识暗示着他去后院。勉强整理好床铺,他去了后院。
本田葵就直直的站在樱花树下,怀中抱着纸皮球。
王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他飞快的跑过去紧紧的将本田葵禁锢在怀里。
本田葵没有挣扎,他只是轻轻的笑着。开口,声音缥缈虚幻
“黯君,小生见了兄长大人,但是兄长大人又将小生送回来了 。”
“小生怕是要去了,兄长大人帮小生换上了最美的和服。”
“兄长大人告诉小生,他那儿不是小生的家。”
本田葵笑着后退一步
“真正的家,有着小生喜欢的摆设,也有一个小生喜欢的人。”
本田葵的身体变得透明了
“黯君,小生去后,会有新人代替小生。”
“黯君,您还是再记恨小生吧?不要再恨了,小生这就去了啊。。。”
突然间,樱花飘散。将本田葵包围。
本田葵惊喜的看了这樱花,向着王黯最后微笑了。最终与晨曦和樱花一同消失。
王黯的双眸蓦然收紧,他落魄的看着突然枯萎的樱花树。
他听见了,葵最后留给他的话
“小生。。。会一直爱着您的。”
之后的很多年,王黯都会在这一天提着一壶清酒,对着这枯萎的樱树痛饮。
王黯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苦笑一声。
小兔崽子啊,说你傻你还真傻。你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吗?所以快点回来啊!再像以前一样针锋相对啊!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从前。。。可真是个好词。
王黯大笑,将壶中的酒液一饮而尽。
长叹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仍是无处话凄凉
王黯与本田葵纠缠不清数百年,终是落得阴阳两隔。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end】

评论(2)

热度(19)